主页 > 吉祥坊国内 >

春风大雅——谈钟兴旺书法创作

时间:2020-07-24 10:33

来源:吉祥坊作者:小编点击:

不久前收到挚友钟兴旺兄从南昌寄来的墨宝,一幅是他给我女儿写的隶书横幅“思无邪” ;另一幅是赠给我的行楷小品,内容是东坡居士“人生十六件赏心乐事” 。我一眼一眼地看,一个字一个字地喜阅着。对,用“喜阅”可能“浏览”是最符合了。喜而废寝,欣然忘食。

“思无邪”是我“敲骗财”书法家伴侣们的“主题征集” 。兴旺兄这幅隶书“思无邪” ,结体上三个字疏可走马,但“思”字和“无”字上半部门又密不透风,疏密比拟明明。尤其是“思”字长笔浮夸向右逸出,“邪”字长撇向左伸展,形成一种呼应的干系。整幅作品清隽、灵动,风规纯正但又有一点点淘气,这反应了兴旺兄对“思无邪”的领略。

楷书“苏东坡十六件赏心乐事” ,不打字格,轻松写来,无拘无束。因为留意了字的巨细轻重比拟,所以纵然整幅字密也不感受拥堵,纵然是规行矩步的楷书也不觉机械。一路看下来,如清溪行舟、雨后看山,十分畅适愉悦。

伴侣送我书法作品,我从不只仅从书法“武艺”和文字“意思”去评“价” 、去了解,还要读出版者的心境和情意。所以,每一个伴侣送的墨宝我都奉若珍宝。

我跟兴旺兄固然都多年岁情糊口在南昌,但其实很晚才认识。我对身材清瘦、面目面貌清癯的男人有天然的亲近感。兴旺兄等于如此。我不记得跟兴旺兄第一次是在什么环境下见的面。晤面之后,来往也不算频繁。他不饮酒,所以很少在饭局上碰着。一年也就一两次晤面,并且要出格邀约。晤面话也不多,只是淡淡地谈天。假如一次晤面的时间有两个小时,那至少有一半时间是“留白” 。但这留白却不会“气绝” ,不会难过。很自然、默契。伴侣间能有默契就是较高条理了。

兴旺兄作书,注重一个“雅”字,清雅,秀雅,文雅,古雅,端雅,典雅,静雅,精雅……总之就是不俗。他文人雅士一枚,对书法的痴迷与热爱,与本人对米粉的痴迷差堪相比。这个平时沉默沉静寡言的主,有一天溘然在本身的微信公家号上贴出一篇《我为写字而来》的文章,直抒胸臆,昭告天下,跟一个参赛歌手痛陈“音乐就是我的生命”一样。我由此鉴定他秀雅的笔画中深藏着一颗狂草的心。

兴旺兄练字,起于读师范时的作业,起始练的是柳公权楷书。师范结业后在村子任教,一度专注于硬笔书法,但一直没放下毛笔字的操练,潜心钻研各类书体碑帖。进入21世纪后,也就是他30岁到40岁这个时间,他主要临习《爨宝子碑》和《爨龙颜碑》 ,并请益名家,进修如何“做形式” ,如何从练了十年的“二爨”中“写出来” ,写进国展。

一直到他碰见《谷朗碑》 ,他才终于有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地回顾,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 “触电般的感受” 。

《谷朗碑》全称《吴九真太守谷朗碑》 ,三国吴碑刻,字体介乎楷隶之间,是楷书初创时期的重要碑刻。其字结体规则,笔画圆劲,书风纯朴古雅。兴旺兄认定《谷朗碑》就是本身的“标记”和“气势气魄” 。

他如饥似渴地临习《谷朗碑》 ,并将此前练过的各类书体碑帖在一遍又一遍临习与创作中的点滴心得归化创新,逐渐形成了本身奇特的书风。他的隶书,以《谷朗碑》为根基字形,融入西周金文、汉隶笔法,又接收了王福庵篆隶之营养,形成古雅静穆、不激不励的气势气魄。他的楷书,以虞世南作品为基调,罗致晋唐以致清人的经典楷书英华,以慢慢形成宁静典雅、中庸无争的风采。

在喧嚷的尘寰,兴旺兄以一支弱管,独辟一方清静无为、与世无争的书艺“静”界。虽然,这个“静”不是静止的“静” ,是静水流深的“静” 。“静”其实是一个动词,是表达慢行动甚至反向行动的动词。书艺的精进,其实是书境、诗境、人境三位一体的综合泛起。

纵观兴旺兄的书艺之路,有几点可资有志于书法者思考。一是专注力与定力。他专注书法艺术30年,相信今后还将继承专注下去。不管是在学校读书照旧当老师,厥后到当局做秘书,到银行做办公室主任,再到省报做记者、主编,事情多次跨界,脚色多次调动,但从未改变对书法的喜爱与专注。他固然有书法的天分,但操练书法并不是童子功,他在走上社会之后能自觉推弃各类诱惑的滋扰,专注于书法。这一点许多人做不到,他做到了。他有不凡的定力。

二是勤于思考,“用脑筋写字” 。勤奋临习,基本扎实,但又“能进能出” ,不泥守陋习,不死守一帖。他对《谷朗碑》既一见钟情又博采众长化为己有;对现代金石各人王福庵也是如此,既喜欢又不至于陷入太深而难以自拔。这个度的掌握也非一般人可以做到。这需要眼力、脾性、伶俐和廉价力的协力,缺一不行。兴旺兄对付“入国展”也有本身的看法。到今朝为止,他固然四次入国展,但他在感激评委青眼的同时,并不以“国展”为圭臬。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