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吉祥坊国内 >

晚清名相贾桢楷书条幅

时间:2019-11-07 14:51

来源:吉祥坊作者:小编点击:

贾桢楷书《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

“诗仙”李白的《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是一篇洋洋洒洒的美文,千年讴歌,长期不衰。清代宰相贾桢以楷书经心书写,从而成绩了一件竹苞松茂的翰墨佳作。

该条幅(见图)水墨绢本,纵151、横72厘米,内文如下:“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功夫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许?昔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酒杯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计8列共117字,加上题署“贾桢书”整整120字。钤盖白文“贾桢之章”及朱文“筠堂”印鉴各一枚。

遥想大唐盛世,李白与诸从弟在春天里相聚,其乐陶陶,其情殷殷,酒酣兴至之际,免不了要赋诗言欢,而本文,即为彼时即兴而作的序文。“从弟”即堂弟,唐代民俗喜联宗,凡同姓之人,秉性相投者,往往风行结为兄弟叔侄等,以示亲近友好,所谓从弟,未必真有血缘干系。序中泛起了抚玩美景、高谈清论、饮酒作诗的场景,感应随之而滋生:天地是万事万物的旅舍,功夫是从古到今的过客。而人生一世,如梦一般,能有几何欢悦?昔人持烛夜游,确实有原理啊。何况温煦的春天用艳丽的景致呼叫我们,大自然将优美的文章提供应我们。于是相会于瑰丽的桃李园内,叙说兄弟团聚的快乐。诸位弟弟英俊秀发,个个比如谢惠连;而我的作诗吟咏,却忸怩不如谢康乐。正以幽雅的情趣浏览着美景,高远的谈吐已更为清妙。虽有“浮生若梦”等颓废之语,但文辞后头,掩饰不住他们围坐花丛,杯盏叙话的激情逸兴。“开琼筵以坐花,飞酒杯而醉月”,全都沉浸在了雪白月光下,良辰美景,断不行辜负,没有好诗,何故抒发雅致情怀?倘若文思不畅,难有佳句吟哦,就必需依照宴饮法则,当众罚酒三杯!全文虽仅百余字,但文采飞扬,句无虚设,言不虚发,条理井然,画面感极强,毫无八股机械滞塞之嫌,读来韵味悠长,铿锵有力。

贾桢以俊健笔锋书录,工致挺秀,一笔一画,严肃大气,几无败笔。他原名忠桢,字筠堂、伯贞,号艺林。山东黄县人,道光六年(1826)丙戌科一甲二名进士,榜眼及第,授编修,入值上书房,为皇六子奕师傅,擢侍讲学士,迁内阁学士,升工部侍郎、户部侍郎。道光二十七年(1847),转左都御史,调礼部尚书、吏部尚书。咸丰三年(1853),协办大学士,题孝和睿皇后神主礼成,加太子太保衔,充上书房总师傅,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寻拜体仁阁大学士,打点户部,兼督工部,晋武英殿大学士。其母逝,清制须丁忧,朝廷命他暂开缺,只给假六个月治丧,贾桢上疏:“臣兄弟五人,诸昆叠故,臣幸仅存。今不能为母守制,是臣母有子而如无子,臣何故为子?”言辞诚心,催人泪下,文字不逊于当年李密《陈情表》,力争终制,一时孝名传遍天下。咸丰十年(1860)秋,英法联军犯京师,咸丰帝车驾幸热河,命贾桢等一班大臣留守。据《清史稿·列传·贾桢传》记实,他作为堂堂一品宰相,“日危坐天安门,阻外军不令入。及与集会会议,慷慨不屈。”大长了国人志气,无愧国难之留守干城。

穆宗回銮,偕大学士周祖培、尚书沈兆霖、赵光等上疏,支持两宫垂帘,晚岁恩渥尤隆,甚被倚重,七十岁时还被赐寿。同治十三年(1874)卒,诏称其“持躬端谨,学问优长”,依大学士例赐恤,晋赠太保,入祀贤良祠,谥“文端”。

贾桢作为晚清名相,政声远远大于文名,殊不知,在其时,他的书法文章也是誉满朝野的,从这帧楷书《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便可窥之一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流传更多信息之目标,如作者信息标志有误,请第一时间接洽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