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万象 >

书法是开在汉字上的一朵花

时间:2020-07-13 21:48

来源:吉祥坊作者:小编点击:

我以为万事万物城市着花,只是我们不能仅仅把花界说为牡丹花、月季花那样的花,因为花的本质是事物演化的一种功效,万事万物都在演化,所以万事万物城市着花,只是花的形式千姿百态、形态各异。文字也在不绝地演化,所以文字也会着花,它开的花就是书法。

同样,万事万物也有生命,只是我们不能仅仅把生命界说为人或动物这样的生命,因为生命就是一个进程,万事万物都有进程,所以万事万物都有生命。

生命是什么?现代生物学表白,生命是一种分子编码,由各类分子布局组成,其本质是化学;化学是什么?化学是各分子间力的干系,其本质是物理;物理是什么?物理是成立在数学上的模子,其本质是数学;数学是什么?数学是一种语言,是描写世界的数的语言,虽然,这不是严格的科学界说,只是扼要的比喻。那么语言是什么?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也就是说一切存在都在语言之中,人类利用什么样的语言,就糊口在什么样的世界里,利用什么样的语言就是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文化利用什么样的语言,说什么样的语言就发生什么样的文化。语言的最高形式是文字,文字是表达存在的标记,对付其他民族的文字而言,演化到此就已经竣事,因为文字、语言是存在的归属,而对付华文化来说尚有个非凡语言标记——汉字,汉字之上尚有书法,书法是开在汉字上的一朵花。

黑格尔说:一朵盛开的鲜花,它的全部内在都包括在那粒微小的种子里。对书法而言这粒种子就是汉字,就是语言,就是存在的家。所以,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种子,相反,有什么样的种子就会开什么样的花。从这个干系上我们可以发明,书法之于华文化是何等的重要,对付世界文化而言其一枝独秀,又是何等的贵重而奇特。

花是有生命的,生命是要结种子的,种子又将孕育生命,这就是物种萌芽、发展、着花和功效的进程,这也像中国传统文化产生、成长,不绝演化的进程。汉字,开出了书法这朵花,好像让我们看到了种子与花的干系,汉字和书法的干系,语言和存在的干系。中国的文字与书法一体,文字的特性就是书法的特性,书法和文字的特性培育了它成为书法的特性。这种特性至少表示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生成性。中国文化在经验了采猎时代之后至1840年之前始终是农业文明,这个时代的文化和农植物发展一样表示出“生成性”,这种生成性和古希腊文化派生出的“近现代文明”的“组成性”有着本质的差别,甚至随处表示出相反的特征。这种生成性的文化和生物种子的孕育、萌芽、发展和着花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其主要特征就是有个原点“根”的存在,不管如何的生发、演变、成长,始终有回归、往后的守旧性和崇古性。这种特性在书法文化中表示得尤为明明,看清这种现象就不难领略书法史上帖学的魏晋情结和碑学的鼓起,以及为什么要碑帖团结了。

二是整体性。“那粒种子储藏着鲜花的全部内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种子、花、植物都是一个整体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是谁的部门,谁也不能独立存在,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然而,种子是离不开大地的,大地、种子、发展、着花这是一个生命勾当的整体,大地犹如大海,而花朵只是大海上掀起的浪花,大海有上万米的深度,而再大的浪花最多也就几百米,不外通过浪花能寻找到大海的存在,只是我们有时看不到大海或觉得浪花就是大海,说到这里好像也有一点点大白书法为什么离不开文化这个大海的原因了。

三是原始性。我们看到活着界四大古代文明中,唯有中国文化一脉相承,3000多年没有间断,保持了诸多原始的文化特性。这种原始性一方面作为世界文化的较量而言,另一方面其自身文化也在发源、演变中存在原始和非原始之别。书法作为早期的文字标记一直生存着中国文化最陈腐的原始性。凭据现代心理学研究表白,越原始的文化存在越具有不变性、奠定性和抉择性。因此,书法这朵花固然开在文字上,但它是由最原始的文字演化而来,文字固然简化了,但书法还保持了最原始的形式和所储藏的内在,这好像使我们大白了一点,为什么在传统文化中文人对书法如此的青睐而重要。

四是宗教性。鸦片战争之后现代思想的传入冲毁了传统意义上对自然、祖先的信仰,所以才有了百年前蔡元培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甚至在临终前嘱:美育救国的抱负。这看上去有点奇怪的思想其实是有按照的,从某种角度来看中国的美育参与宗教的现象其实一直存在,因为文字之初其主要成果就是“筮神”,这是我们对文字书法崇敬之源,因为书法里已储藏了中国人最原始的奇特审美思想,这就是书法具有的宗教性,说到这里也好像奉告我们传统文化中为什么有文字崇敬和敬惜字纸的习俗。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