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万象 >

端午节:古代的卫生防疫日

时间:2020-07-02 13:55

来源:吉祥坊作者:小编点击:

在古代,五月俗称“恶月”、“毒月”,五日又称“恶日”、“毒日”。五月初五为恶月恶日,这是人们最隐讳的。所以,旧时过端午节以保健、避疫为主要原则,形成了插蒲草、艾叶,喝雄黄酒,拴五色丝线等驱邪避疫的非凡习俗。从端午节的一些习俗和食俗来看,端午节储藏着富厚的医药卫生和养生保健内容,堪称中国最早的“卫生防疫保健节”。

端午节,又称端阳节、龙舟节、重午节、龙节、正阳节、天中节等,与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国四大传统节日,向来为画家诗人创作的重点题材之一。古代画家在有关端午节的绘画中,常用艾草、菖蒲、蜀葵、降五毒等形式来表示人们祛毒防疫、防范疾病的传统习俗。民间有歌谣唱道:“五月五端午,天师骑艾虎,手持菖蒲剑,瘟神归鬼门关。”

艾草菖蒲蜀葵祛毒辟邪

明代画家陆治的《端阳即景图》,坡石用淡墨干笔疏疏勾出,然后重点刻画萱草、蜀葵、石榴等花果。花叶均以勾花点叶法画成,勾笔细劲如铁线,而点叶则用笔较拘谨,但温润岑寂。后部之石则仅以墨笔渲染造型,加以苔点,颇显朝气。整幅画风景前后衬托,犬牙交织,表示了端阳时节的江南风情。

明末清初画家王时敏的《端午图》描画了菖蒲、蜀葵、玉簪以及蔷薇等几种初夏的时令花草。该图所绘花草笔墨简洁干净,清新古雅,表示了吉利喜庆的意境。

清代意大利籍宫廷画家郎世宁的《午瑞图》,是一幅近似于欧洲静物画的作品,青瓷瓶内插着蒲草叶、石榴花和蜀葵花,托盘里盛有李子和樱桃,几个粽子散落一旁。

清代画家任伯年的《端午图》素朴清雅,以直立的艾草、菖蒲、蜀葵为主要表示工具,以地面上摆放的枇杷、蒜头为辅。寥寥几笔,韵味十足,好像可见作者饮黄酒小酌的悠闲场景。

这四幅图把艾草、菖蒲、蜀葵看成端午节的代表性植物。

民谚有“清明插柳,端午插艾”之说。《荆楚岁时记》说:“采艾觉得人,悬派别上,以禳毒气。”端午节插艾,是为了不让邪毒进入庭院房间。艾草是多年生草本或略成半灌木状植物,它的茎、叶都含有挥发性芬芳油,所发生的怪异芬芳,可提神通窍、健骨消滞、杀虫灭菌,也能驱蚊蝇、虫蚁,净化氛围。

清人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说:“端午日用菖蒲、艾子插于门旁,以禳不祥,亦古者艾虎、蒲剑之遗意。”菖蒲为多年水生草本植物,被称为五瑞之首,发展于浅水滩上,其叶如剑,有香气,插在门口犹如悬挂一把驱除不祥的宝剑,可以斩千邪百毒。此草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可防疫驱邪的灵草,有芬芳开窍、祛痰散风之功。菖蒲夏季着花,花序密生而形小,呈黄绿色。所以每到端午节前后,人们便提篮去旷野水边采新蒲,然后回家酿酒。《清嘉录》说:“截蒲为剑,割蓬作鞭,副以桃梗蒜头,悬于床户,皆以却鬼。”民间有“门悬蒲剑斩千邪”之谚语。

蜀葵又称“一丈红”,端午时节着花,故又得名“端午花”。蜀葵嫩叶及花可食,皮为优质纤维,全草入药,有清热止血、消肿解毒之功,治吐血、血崩等症。所以,蜀葵在人们的心目中有辟邪的浸染。

蟾酥豆娘治病驱疫

清代画家余樨的《端阳景图》,描画的是初夏的野外水旁,日丽水暖,菖蒲亭亭玉立,蜀葵竞相绽放,蟾蜍在水中畅游,豆娘展翅翱翔,一派朝气勃勃、欣欣向荣的情形。作者以挺秀细润的笔法,将与端午习俗有关的动植物活跃形象地刻画出来,线条工细、匀整、流通,构图简捷、疏密相宜,用笔工致,严而不板,富有生趣,写形设景,章法严明,敷色典雅明丽。看似花鸟鱼虫中野趣,其实却蕴含着端午节的风俗文化。

端午节不只采草药,并且还收集一些可入药的小动物或昆虫。如民间有端午捕蟾之俗。此日,人们早早起来,到河滨、池塘边捕获蟾蜍,然后向其嘴里吹进一锭墨,将蛤蟆带回家,悬挂在屋梁上、或其他背荫的处所,逐步晾干,做成“蛤蟆锭”,具有消肿、清热、解毒功能。起腮腺炎可用蛤蟆皮贴于患处,身上长肿痈疙瘩,涂抹上一些研成末的蛤蟆锭,徐徐会消肿祛炎。由于药效好,连宫廷太医院也派人广为收罗蟾蜍。明人刘侗、于奕正的《帝京风景略》说:“太医院官,旗物宣扬,赴南海子,捉虾蟆,取蟾酥也。其法:针枣叶,刺蟾之眉间,浆射叶上,以蔽人目,不令伤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具体先容了取蟾酥的要领。《清嘉录》记实:“药市收癞虾蟆,刺取其沫,谓之蟾酥,为修合丹丸之用,率以万计。人家小子女之未疽者,以水畜养癞虾蟆五个,或七个,候其吐沫,过午取水,煎汤浴之,令痘疮稀。”清人张朝墉《供蟾酥》写道:“莫从海上问三农,蛤蟆蟾酥取次供。蛇蝎不须逞狂毒,有人刺臂作双龙。”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