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万象 >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昔人雅集图

时间:2020-03-30 19:20

来源:吉祥坊作者:小编点击:

台北故宫博物院所保藏的历代书画作品数量甚为复杂,个中以反应古代文人雅集勾当为主题的书画作品也题材多样、甚为富厚。本期让我们通过品赏历代名家妙笔绘画的各类文人雅集图,感觉昔人雅集的魅力以及这些勾当为文化带来的生命力。

中国汗青上传播很多到处颂扬的晋唐名人的逸事,多是后人对付这些风骚人物想象的典范,譬喻七步成诗、东山丝竹、李白与《清平调》等。这些出色的故事,环绕着琴、棋、书、画等勾当,里头不只揭示小我私家的文艺素养,也是文士来往的模式,在诗文唱和与觥筹交织之际,塑造独具魅力的大雅形象。本单位即以晋唐名士的故事,作为寓目昔人雅集的起点。

《谢安赌墅图》缂丝以“淝水之战”为配景,描画东晋谢安(320—385)面临前秦苻坚率百万雄师压境时,从容地与侄子谢玄下棋,同时把握战况、运筹帷幄的故事。画面中以二人对弈为中心,周边摆设湖石、屏风、盆栽与珍禽异草,一同衬托出别墅空间的奢华雅致感。只见着黑衣的谢玄甫下完棋子,一旁的信使便传来前线喜报,谢安则满怀自信以二指夹起棋子,筹备迎接此局的胜利。固然本幅缂丝在建造能力与人物表示上带有晚期因子,不似宋代作品,可是对付故事细节有具体着墨,或者有陈腐的图像版本作为依据。

相较于谢安的气定神闲、谈笑用兵,若谈到东晋名人的任性而为,则可以王徽之(338—386)的故事为代表。《世说新语》中记实,某日雪夜,梦醒的王徽之坐起独饮,溘然见到屋外皎白月色,因而萌生造访好伴侣戴逵(331—396)的兴致,便命家丁驱舟前往,到了友人门前却回身拜别,留下“乘兴而行,兴尽而返”的名句。周文靖《雪夜访戴》,以半边构图描画在辽阔的山林间,王徽之不畏冬夜大雪纷飞,乘着小舟划破深夜安全,欲前往造访密友,凸显其随兴所至的雅趣。值得寄望的是,画中山石虽运用南宋马远、夏圭传统的斧劈皴法,但皴法用笔较为大略,或者是因此画以雪夜为主题,为了表示积雪包围的灼烁结果而决心调解。此画无论是在叙事照旧表示上,皆堪称明代宫廷人物故事画的代表作。

冷枚《春夜宴桃李园图》则取材自唐代“诗仙”李白(701—762)到处颂扬的《春夜宴桃李园序》,记述李白与从弟于桃李花盛开的园苑里夜宴游乐、吟诗喝酒的情景,文中除了叹息功夫流逝,更勉人掌握良辰美景,实时行乐。此画对泛起宴席中热闹欢愉的空气有极大乐趣,画中身着华服的文士、女眷环绕着纹理锦绣的桌子勾当:文士们有人对饮,有人提笔疾书,尚有人斜倚在树旁沉思;而女眷则或逗着小狗,或恣意享用点心。这场宴会空气热烈,一直一连到夜深,挂在树上罩着丝布的灯笼掀起一角,体现这是个微风吹拂、舒适宜人的夜晚。冷枚为清康熙、乾隆朝宫廷画家,擅画人物与宫苑景致。这件作品颜色浓丽,工致严谨,为清宫绘画细腻华丽气势气魄的典范代表。

陈继儒书《西园雅集图记》为文人雅集风潮下的产品。陈继儒(1558—1639)的这篇题记,书写于1619年的中秋,用以眷念与友人共游赏月的勾当。充实表达了对西园雅集的憧憬之情,字里行间也透露对《西园雅集图》与图记的高度评价。

在当下,庆生会是再寻常不外的勾当,然而在古代并非如此。一直到魏晋时期,因释教传入的影响,生日才开始受到重视,而且除了少数小我私家,一般都是帝王和宗教人物才会成为祝寿勾当的工具。在清代,也呈现以眷念文化偶像之名,在其诞辰举行勾当的雅集,个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以苏轼为主角的“寿苏会”。

“十八学士”的题材跟着时代的推进而形成多种样貌,从元勋图模式到宋元今后雅集化的表示,图绘的文化意义也随之改变。如张廷彦画《登瀛洲图》,所绘主题亦是十八位学士,然而此画无论构图、人物尺寸与从事勾当皆异于明代以来常见形式,采“之”字形构图,并依循远近,以公道比例布置风景巨细;学士散置于园苑中,以谈论文籍代替琴棋书画勾当,可视为清乾隆朝对故实新解之作。

(据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流传更多信息之目标,如作者信息标志有误,请第一时间接洽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