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吉祥坊娱乐 >

从《行书临阁帖册》解读董其昌书法

时间:2020-02-05 15:43

来源:吉祥坊作者:小编点击:

从《行书临阁帖册》解读董其昌书法

2020-01-21 12:22:54 来历:美术报

从《行书临阁帖册》解读董其昌书法

明 董其昌 行书临阁帖册(八开)局部

25.2×29.6cm 1635年 纸本 上海博物馆藏

编者按:众所周知,在中国美术史上,董其昌的艺术实践和画学思想堪称岑岭,影响遍及而深远,无论是书画观赏、画史撰写,照旧创作实践,都是文人画史上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人物。他把中国绘画尤其是文人画的奥秘(进修要领)说清楚了,又把小我私家涵养和书画实践接洽在一起,借此时机,我们从上海博物馆藏董其昌《行书临阁帖册》来解读他的书法艺术。

中国汗青上,明季后期的董其昌,以其书法、绘画和赏鉴诸规模的绝高造诣,在艺术上树立起一面众望所归的大旗。他的影响不只在其时,甚至其身后四百年间,一直延绵不绝。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思翁,别署香光居士,时松江贵寓海人。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敏。

董其昌的书法素以风神萧散、疏宕秀逸称胜。在进修要领上,则是归属于承继帖学一脉的。董氏在其《画禅室自论》中说道:“吾学书在十七岁时,初师颜平原《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觉得唐书不如晋魏,遂仿《黄庭经》及钟元常《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丙舍帖》,凡三年,自谓逼古,不复以文徵仲、祝希哲置之眼角。乃于书家之神理,实未有入处,徒守格辙耳。比游嘉兴,得尽观项子京家藏真迹。又见右军《官奴帖》于金陵,方悟从前妄自标许,自此渐有小得。”

以上董其昌自述中,人们概略可以获知他的学书取径。别的,从大量的创作于各个时期的董氏存世之作的表示气势气魄来看,也正吻合了他的上述这段表述。

董氏文中所言颜平原,即唐代大书家颜真卿,他的楷书之作,向以“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墨池篇》)著称于世。而此类书体中,如《颜家庙碑》、《麻姑仙坛记》和《颜勤礼碑》等,无不端庄雄伟、丰腴丰满和宽绰大方,唯《多宝塔碑》多显平庸逊于他碑。将“鲁公书最窘束,而世人最喜”(《苍润轩碑跋》)的《多宝塔碑》作为学书的最初范本,一来说明董氏当初蒙昧无能于书法,故将“世人最喜”的字体纳为摹仿工具。然所谓“世人最喜”,无非言其习常用笔的横平竖直和间架布局的通俗易懂不失矩度而已,而彼时介入松江府会考,学问虽佳然“以余书拙置第二”(《画禅室漫笔·评法书》)的董其昌,在书法上自然难能判别出道中坎坷黑白,因而,在这种状况下“高昂临池”(同上),想来是多有盲目标。

文中又所谓“改学虞永兴,觉得唐书不如晋魏”,虽然是指董其昌十八岁从师“深于二王(即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莫如(1508-1588)今后。虞永兴,等于“初唐四各人”之一的虞世南,李后主评说他的书法是“得右军美韵”,可谓传颂之至。然而,跟着视野的不绝开阔和书写工力的渐进,尤其当他在江南大藏家项子京家得睹历代真迹和王羲之法帖之后,眼目为之一亮,方“始知从前苦心徒费岁月”(《容台别卷·墨蚕轩说),由是,董其昌愈体会于书法一道取法乎上的真理。

上海博物馆所藏董其昌《行书临阁帖册》,等于董氏所临王献之法书之作,个中分析对《阁帖》之看法非但可贵,读来亦令人平生兴味。

董其昌《行书临阁帖册》纸本,纵25.2厘米,横29.6厘米,经摺装,总八开。此册曾入藏清内府,著录于《石渠宝笈》卷十。

是册年款乙亥嘉平岁尾即1635年,为董其昌归天前一年所作书。内有董氏临王大令(即王献之)《欝欝帖》、《鄱阳帖》、《散情帖》、《极热帖》、《冠军帖》等五篇,皆见刻于《淳化阁帖》之中。此中除《欝欝帖》分刻于《淳化阁帖》第九卷外,其余四帖则归刻于第十卷。

与上述四帖差异的是,临书于此册册首的《欝欝帖》,为来自董其昌同籍友人李绪岩所藏的唐代临本。董氏自题道:“……出王大令笔见示,闻之三十余年矣。绢素是唐物,有宣和政和小玺,必虞、褚所临,虚和萧散无怒强气,信书苑之宝也!”虞世南、褚遂良之辈,一直是董其昌倾心不已的书坛人物,难怪董氏会如此钟情地心摹手追,并“解帆访之”了。此篇虽言摹仿,然神完气足多呈己意,可见此时董其昌已至人书俱老之境。

册中董氏所临王献之别的四帖,观其出处,与上述《欝欝帖》略显差异。此中按照,则是从董其昌本身所见的“《阁帖》第九第十卷皆大令真迹摹刻”(见本《阁帖册》)、并与往日“都下得宋搨,搨法墨法俱无毫发遗恨”(同上)的刻帖佳本而来。在他得意于“随意临仿,在有意无意之间”(同上)的同时,直白地表暴露本身老来“大省应酬,几于焚砚,若禁书既久,恐忘所能”(同上)的无奈之情。

【责任编辑:吉祥坊联谊网记者】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